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耳根小说网 > 威武不能娶

第八百一十七章 胆儿最肥

威武不能娶 | 作者:玖拾陆 | 更新时间:2019-05-09 13:28:3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京畿一带远离战火,北境也好、南陵也罢,他处打得再凶,硝烟也波及不到京师。

  可事实上,京城的百姓也是最喜欢讨论战事的,哪怕不在眼皮子底下,朝廷的有一处疆土处在战火之中,都能叫百姓们茶余饭后议论不休。

  尤其是此番南陵的战事,起因是那几个被人贩子抱走的孩子,后来陈虎子被寻了回来,多少人都来瞧个热闹,等刑部官员往南陵去调查,那郭婆子人没有出南陵就被截杀在半途上,刑部官员都死了好几个,消息一阵一阵的,几个月下来,大伙儿的话题就没有从南陵挪开过。

  到最后,孙璧造反了,孙睿和孙禛下落不明,叫这口本就烧得滚烫的油锅跟倒了一桶水进去似的,噼里啪啦炸得都要把屋顶都掀开了。

  前线的战事虽是有条不紊的推进,但一日没有镇压、一日寻不到孙睿和孙禛,一日不清楚那些被拐卖的孩子到底去了哪里,这事儿就不算过去,只会继续搅得人心惶惶。

  尤其是,朝廷的国库虚空,后继乏力,长期下去,矛盾势必激烈。

  因此,北狄那边的新消息在此时此刻就显得尤为有利了。

  南陵再是拉锯,起码朝廷对北狄的战事是大获全胜的,而且是彻彻底底的胜利,北狄如今别说还手了,他们自顾不暇、安苏汗的儿子、孙子、其他部落的首领,眼瞅着就要打起来了……

  这样的喜讯,能振奋人心,也能缓解局面。

  圣上示意大肆宣扬,那消息传得就跟长了翅膀一样,不止是东街、富丰街,整座京师都在讨论。

  北狄越惨,大伙儿也就越高兴,世仇喊了那么多年,即便京里人不像北境出身的百姓一样接触过北狄人,流过血流过泪,但依旧热血沸腾。

  “打得好啊!叫那群蛮夷鞑子知道,我们汉人不是他们可以欺负的!去年敢夜袭我们的土地、火烧我们的城池,我们如今一样给他烧回去!烧得他安苏汗临死都不安生!”

  “都说好事成双,我看,南边的好消息不远了!”

  “可不是!”

  “不过,顾家那长子年纪轻了些吧?也不知道接了将军印,能不能守得下疆土。”

  “英雄出少年,他们兄弟之前来素香楼时我瞧见过,俊气正气都不缺,我看着行!”

  “奇袭北狄也是他们兄弟一道去的,敢打、能打,没有坠了他们顾家先烈的名号。”

  大堂里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得热闹非凡。

  楼上雅间,段保戚拿着酒壶,给孙恪、程晋之添了酒,又给自己添了一盏。

  自程晋之随肃宁伯班师回朝,也有些时日没有见着段保戚了,两人在边关时熟悉许多,他问起段保戚之后的安排时也很随意。

  孙恪倒是一直在打量段保戚。

  不得不说,如今的成世子与他的印象相去甚远。

  前后算起来,其实就是半年多,看来,边关战场是真的磨砺人。

  孙恪端起酒盏来抿了一口,道:“前事归前事,你也别总惦记着要赔礼,从头到尾你都是不赞同令妹的行事,只是没管住、也管不好罢了。”

  段保戚一怔,刚要开口,又被孙恪阻了。

  “谁家没有几个行事出格的兄弟姐妹?”孙恪笑了起来,“在我们孙家,我父王、我皇伯父,成天恨不能拎着我耳朵骂我不成事,也没见几位殿下、阿渊他们为了我、四处给人赔礼不是?”

  这话理歪,偏孙恪说得坦荡,段保戚都不知道要拿什么话回他。

  孙恪大笑:“我十月成亲,席间就不给你们成国公府的女眷留座了,可你要来,那些臭小子早就盘算着要灌醉我,你替我挡酒,把他们喝趴下了就行了。”

  小王爷的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段保戚还执着于赔礼、致歉,那就不合适了。

  他在军中也待了些日子,同袍们相处直来直去,少了京中纨绔子弟们那说一句藏三句的试探,使得段保戚也爽快许多。

  “我酒量一般,但一定尽力。”段保戚道。

  话说到这儿,前事算是平了。

  程晋之与段保戚说起了南边战火,他也想过去打南陵,南陵是余将军坐镇,在其他将军麾下自然会与他先前跟着肃宁伯时不同,但这对程晋之而言是一种历练。

  “阿渊以前就与我说过,南陵与北境从地形到气候全然不同,战法策略也要因地适宜,”程晋之叹道,“余将军在南边多年,颇有心得,跟着他能学不少东西,可惜,我不能去。”

  程晋之与林琬的好日子也近了,前些日子,两家定了婚期,就在这个九月。

  一来,林琬的岁数不算小了,两家知根知底,欢欢喜喜的嫁娶,没有必要再往后拖。

  二来,避开孙恪娶亲的日子。

  亲王世子娶正妃,规制不是伯府能比的,也不敢比,林家想嫁女嫁得热闹些,还是避开日子来得方便。

  孙恪听程晋之和段保戚说了一会儿,又分心去听楼下大堂状况,勾着唇笑了笑。

  不得不说,蒋慕渊当时破釜沉舟、赶在圣上传召之前奇袭北狄,险是险,但收益也足够大。

  今时今日,朝廷安稳人心,大力宣扬这场胜利,百姓们对顾家兄弟们自然也就夸了又夸,如此一来,谁再怀疑去岁北地城失守与顾家通敌有关,当场就会被唾沫星子淹死。

  这也表示着,圣上接受顾家的功绩,先前将军印的归属拖得虽久,但既然交到了顾云宴手中,那就是稳当了。

  狄人已经自顾不暇、无力南下,之后数年,只要北境没有内乱,将军印就不会再起波折。

  时间累积,顾云宴会褪去年轻的戳子,步入中年,到了那个时候,谁又能以如今的不足再去质疑他呢?

  扇柄轻轻敲了敲椅子扶手,孙恪暗暗想,宁国公看着是个极其沉稳之人,怎么阿渊的胆子就这么大呢,莫非是随了他们老孙家?

  说起来,孙家胆子是不小,现如今,胆儿最肥的那个叫孙璧。

  啧啧!cc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http://www.egxsw.com/weiwubunenq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龙武帝尊雷武神帝无限传奇之机械师全能保镖宿舍414凌霄之上八重樱的日本战国之旅女校养成日记末世之银河护卫队寻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