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耳根小说网 > 诗意的情感

第1111章.寻访旧日的恋人(多伦多之旅7)

诗意的情感 | 作者:纪实 | 更新时间:2019-05-09 15:00:3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寻访旧日的恋人张宝同 2019.3.2 多伦多之旅

  7.拜访徐丽莎家

  大概六点钟时,电话响了,徐丽莎说她在旅店门前等着我。我拎着袋子下了楼,一出旅店,就见一辆红色的奥迪停在路边。她朝我招了招手。我就上到了车里。

  她换了身中式旗袍,鹅黄色的,绣着紫边,旗袍非常地合体,加上她本身就有股东方贵妇的气质,所以,就显得非常地俏丽时髦。我朝着她看了看,说,“你这衣服真好看,在哪买的?”

  她说,“这是我去年在多伦多的一家华人商场里买的。”接着,她又说,“你是不是应该给你的太太买一件?”

  我摇了摇头说,“她哪有你这样的体形?而且,国内几乎没人穿旗袍。”

  她开着车,穿过街道,只几分钟,车就停在了小镇路边的一栋两层的小楼前。这小楼也是欧式风格,非常地温馨典雅。我跟着她来到门前,就见她老公和两个儿子在门前迎接着我。他们把我迎到了客厅里,坐在了沙发上,给我泡茶。

  客厅非常地华美精致,灯光很亮。大家都围着我坐着,让我感到了浓浓的热情。她老公大概也有六十岁了,但显得挺年青,个头挺高,人有点瘦,头上已经谢顶了,跟台湾高雄市长韩国渝很像,一看就是个聪明人。两个儿子,也是高大英俊帅气,一个二十五六岁,一个二十二三岁,因为不是一个父亲生的,模样还是有点差异,大的有点胖,小的有点瘦,但模样都跟她有点像。

  我从袋子里拿出一盒龙井茶送给了她老公,把一包新疆大枣送给了小儿子,把一袋柿饼送给了大儿子,把我出版的那本《远方的呼唤》散文集送给了徐丽莎本人。

  徐丽莎接过书,翻了翻,让我在扉页上题了词,然后,把书递给小儿子,用非常自豪的口气说,“你这位叔叔是国内的著名作家,是妈妈过去的恋人。”

  小儿子说,“是吗?”就用非常异样的目光看了看我,然后打开书看了起来。

  其实,我并不是什么著名作家,甚至连个普通作家都算不上。这本书是我花了两万多元钱出版的。虽然许多人都说我这书写得好,可是,放在书店里却很少有人买。

  很快,她老公就把书要了过去,翻开看着。看了一会,对我说,“你这书写得真好。只是现在的年轻人不太喜欢看这种经典的东西。”

  我说,“是的,他们喜欢看那些仙侠和灵异之类的内容。可这样的东西咱不懂,也不喜欢。”

  李耀光说,“人只有写自己熟悉和喜爱的内容才能写得好。”

  我问他,“听说你现在还在工作,打算再干多久?”

  李耀光说,“要说退休,我今年已经到点了。可是,只要你不主动提出要退休,公司老板就根本不会让你退休。我们公司都有65岁的人还在继续干着。我想最少再干上两三年,到63岁再退休。反正退了休呆在家也没事做。”

  我说,“我虽然是去年才退休,但是57岁那年就退居二线了,在家里闲混了三年才办理了正式退休。”

  李耀光羡慕地说,“国内还有这种待遇,真是不错。”

  说了一会话,徐丽莎让老公进到厨房里准备晚饭,就带着我到整个屋里参观。这座二层小楼共有六个房间和八个卫生间。他们一家四人每人有一个卧室,卧室里都配有卫生间。还有两个房间作为书房和健身房。厨房是在客厅的对面,里面很大,分成两边,一边是厨房操作室,一边是餐厅。

  看到人家的厨房和餐厅,感觉比我们家的房子都宽敞许多。用的餐具、灶具和厨具几乎全是不锈钢的。里面干干净净,锃光发亮,而且是一尘不染,连一点油污都看不到。餐厅里摆着一张长桌,可以坐下十来人。

  看过厨房和餐厅,徐丽莎又带我上到二楼看了她的卧室。她的卧室很大,摆着一张大床,墙边摆着两个大柜。对面是一个很大的阳台。阳台对着无边的原野,晚风轻轻地吹来,夜空中繁星闪耀,幽深莫测。

  她把衣柜打开让我看。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漂亮的衣服。我对她说,“看一个女人过得怎样,从她的衣柜里就可以看出来。衣装不仅能表达个人形像,也能透露内心景观,体现一个人的审美品味。”

  听着我的赞美,她得意地说,“女人嘛,就得要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一些,这样活起来才觉得从容和精致,让自己感到有品味。”

  我说,“长得漂亮是本钱,穿得漂亮是本事。一个妇人要是能在任何场合都衣装优雅,妆容精致,就表示她没有被生活打败,活出了自己的韵味。”

  她又带我进到小儿子的卧室。小儿子的卧室不是很大,除过有一张床,一个衣柜,还有一张电脑桌。小儿子正在电脑前玩游戏。我问小儿子,“在哪工作?”

  小儿子用比较生硬的汉语说,“在供电公司担任工程师。”

  徐丽莎对我说,“他已经有女朋友了。”说着,便指着一个小镜框里女孩让我看。那女孩是加拿大当地女孩,人长得很漂亮。

  我说,“从这女孩的容貌上就可以看出你儿子挺有出息。”

  小儿子听着这话,就朝我说,“谢谢夸奖。”

  我们没有去大儿子的房间,但徐丽莎说,“大儿子已经结婚了,住在多伦多的唐人街,现在他爸的一个超市里担任经理。因为他爸的年龄都有七十多岁了,已经没有精力再掌管生意了。今天为了欢迎你,我专门把他叫了过来,陪你一起吃饭。”

  我说,“你也太费心了。”

  晚餐准备好了,菜都摆在了餐桌上,有熏鸡、土豆烧牛肉、金枪鱼罐头、韭菜炒鸡蛋、茄子炒辣椒、清煮豌豆和西红柿凉拌黄瓜。徐丽莎对我说,“这餐桌上的茄子、黄瓜、西红柿和韭菜都是我自己种的。”于是,我就用筷子夹起韭菜炒鸡蛋吃了一口,味道真鲜,让我回想起小时候吃过的韭菜炒鸡蛋。那时候这种菜一般都是来了客人,母亲才会做。

  接着,徐丽莎又指着那道海参菜说,“这海参是从深海里捕捉的,捕捉后马上要把内脏去掉,然后用大火熬制,再放在阳光下晾晒风干。加工过程还是蛮复杂的,不过味道也非常地特别。”

  本来,我平常是不喜欢吃海参的,听徐丽莎这样地介绍,就夹起一块海参尝了尝。这海参还真是非常地美味,可以说是余香满口。

  大家一起举酒碰杯,相互地祝愿。大家一边吃着饭,一边说着话。大家见我吃什么都觉得好吃,都显得很高兴。的确,这里的每一种菜都非常地可口,是地道的纯真味道,跟在国内吃的菜味大不一样,是真正的享受。不过,我看过他们种的菜地,种上一大片的黄瓜和西红柿,却能结出很少的果实,只能勉强够一小家人享用。可要是在中国,这样一大片土地就要种出很多的菜,否则,就不能供许多人享用。毕竟人家加拿大地阔人稀,资源丰富。

  大家吃着聊着,一顿饭就吃到了差不多九点钟。我觉得在人家里呆得时间也不短了,也该让徐丽莎喘口气了,就要告辞。徐丽莎要开车送我回旅店。可我非要走着回去。徐丽莎说,“走着回最少要走半小时。”

  我说,“反正我也没事,慢慢地走回去,可以消消食。”

  李耀光说,“可是,走着回要注意安全,有黑鬼会乘黑抢劫。”

  我想我顺着街道走,应该不会有人在大街上抢劫,就说,“没关系,反正我身上也没有带什么东西。他就抢也抢不到什么东西。”

  徐丽莎把我送到了街道上,对我说,“你明天要去尼亚加拉大瀑布?”

  我说,“是的,那里有多远?应该咋样去?”

  她说,“坐车大概要两小时,不过,小镇没有去那边的公交车,要去那里必须要到市区里乘公交车。这里的人去那边都是自己开车过去。”然后,就说,“要不,我明天早上开车带你过去?”

  我有点为难地说,“这会不会太麻烦你了?”我是个不喜欢麻烦别人的人。

  她说,“那你就得要去别的地方乘车。可你对这里一点都不熟悉。所以,还是让我开车带你去吧。”

  我说,“不好意思,那真是太麻烦你了。”

  她说,“没事,咱们明天早上八点动身,你早点吃早饭。”

  我说,“没关系,我那里还有些泡面。早上起来吃上一包就行了。”

  她说,“那好,咱们明天见。”

  我说,“明天见。”

  街道上人稀路黑,四处无人,但月光把街道上的路照出一片淡淡的亮光,很像我在下乡时走夜路。这让我记得我常常在夜间去同学那里玩,玩完之后就一个人在夜里走山路回来。不过,这里是街道,笔直的道路,还有掩遮在树木之下的小楼,显然要比乡下的小路好走多了,也安全多了。

  我朝着街道直直地走着,看着天空上的星星一片片地闪烁着,清凉的夜风让我感到一丝凉爽绕身而过,我能闻到这夜色中的浪漫气味,异国他乡的情调让人不禁春梦方醒,情意幽眠。大概走了十多分钟,突然从一片树林里闪出一个人影,朝我用英语喊道,“别动,把钱拿出来。”

  我当即惊住了,看到一把闪亮的匕首在眼前晃动,但我知道这是劫路的,他要的是我的钱,不是我的命,于是,我非常镇静地向他点了点头,然后,把一只手伸进衣兜里,把钱包拿了出来,递了过去。因为钱包里只有少量的人民币,而护照和身份证都放在皮箱里。

  那人接过钱包,正要打开看,我乘机就朝着街道那边快快地跑去。等我回过头来,发现那人已经不见了。我一口气跑回了旅店。进到旅店,我见老板娘坐在旅店的小客厅里看电视,就对她说,“我遭到抢劫了。”

  老板娘就问,“损失了多少?”

  我说,“我把钱包给了他,里面可能有两三百元。”

  她说,“损失不大。”

  我问她,“用不用报警?”

  老板娘摇了摇头说,“报警也没啥用。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是谁。”

  听着这话,我就说,“只能自认倒霉了。”
诗意的情感最新章节http://www.egxsw.com/shiyideqingg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龙武帝尊雷武神帝无限传奇之机械师全能保镖宿舍414凌霄之上八重樱的日本战国之旅女校养成日记末世之银河护卫队寻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