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耳根小说网 > 南宋风烟路

第1527章 剑与天地,主客难分

南宋风烟路 | 作者:林阡 | 更新时间:2019-05-09 14:42:3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误以为眼前是八卦阵的吟儿,自恃跟随林阡破过无数阵法有的是经验,拔起剑来就冲压根没想过那是由两个八卦上下组合而成的六十四卦阵。

  误以为曹王府叛变的吟儿,铁了心要把完颜永琏带去盟军,同时心里难免也掺了一丝对林阡的忧,既然这些歹人不听父亲号令了,那他们对林阡会怎样说起她的失踪?

  结果可想而知,什么冲阵啊,几步路而已她就始料未及重心不稳一头栽进阵,惊惶失措手忙脚乱忐忑不安恶性循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调整心境来对付起那八个金兵,脚下漩涡里就齐心协力地将她向下拖拽,不对,是往四面八方……

  怎么回事,明明只是身处乾、坤、震、艮、离、坎、兑、巽位置的八个寻常高手罢了,怎生脚底好像还有天、地、雷、山、火、水、泽、风在轮转?!

  好在吟儿已不是七天前刚入地宫的吟儿,蕴含这般巨大能量的六十四卦阵就算完颜永琏看了都面色凝重,她却在被五光十色淹没了六十四回合后身影重现,人毫发无伤、剑流光溢彩,只可惜用光了招式她无奈地退回王爷身边:“爹,破不了!”

  “内涵、内力都够,不会破不了。你之所以闯不过去,不过是没能切中肯綮罢了。”所幸完颜永琏清楚柳月的设计、知道该该怎么破阵,适才的六十四回合只是在掂量吟儿的现阶段实力罢了。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也觉得很神奇,这就是他想给吟儿纠正的第三点,招式太乱、贪多不实、务必精炼,稳、狠都有了就缺个准……本来还盘算出了地宫后还有没有空教她,没想到神秀主动送上门代柳月来帮吟儿一把。

  “师父,且教徒儿怎么切准……”她握紧剑,斗志满满,是的,手还火热,气息源源不断,按道理还能打很久——但不能杂乱无章地打,招式只能让敌人感觉乱而不是让自己……

  “这七天来你所悟的‘大音希声’是遵循天道、化入招法。今日为师命你从中精炼出‘周易六十四剑’,一边抢掠眼前每个阵位,一边自创以及获得妙处。”王爷的破阵之道正是要吟儿先发制人、预知下一刻的阵型并抢占到最关键之人或物所在、对其以剑夺气将其驱赶尔后侵占其地盘。实战中,预知可以靠他旁观推算,但抢占必须靠她自身速度、夺气则完全依赖她的剑法发挥。

  实在梦寐以求的际遇,她完全受命于父亲为他而战!

  “六十四卦分别对应的阵型,你可以在多长时间内记住?届时我命令你到哪里,你一定要反应得出来。”他将那些人和地底机关无论虚实都画给她看。

  “这个好说,过目不忘。”吟儿不知其所以然,但死记硬背是擅长。

  “至于六十四剑,你且随心行动,临阵我给你全部记录,日后你将之多加巩固。”他说,这六十四剑你可以不必创出就忘,因为你也许会更好,但它们是最实用。

  她本来想问父亲来得及记下吗?转念一想,还用废话?他可是剑圣啊。

  “坤卦将盛,打至柔至静之招。”敌人才一拥而上,王爷便一声令下,她顷刻携剑到他所指定的阵位,抢在即将主攻者前面打出“地势坤厚德载物”之效,立竿见影倏然就干扰了他们的阵法运转,争如对着一个躯体的颈部动脉狠狠一断。

  拏懒神秀却不是省油的灯,只见她迅速挥展令旗调兵遣将,六十四卦阵非但没继续露怯反而比适才更快,接下来吟儿连续几个回合都吃她大亏,剑打的门路再对也毫无用处——她的调度之快竟钻了曹王与吟儿交流的空子,使吟儿的抢占无法及时、惜音剑威力不足,也逼得曹王不得不加紧推算免得耽误吟儿害她受损:“离卦将盛打如火如焚之招!”

  火招看家本领,吟儿求之不得,霎时出手血色满溢,剑如明霞艳丽、火光冲天,被欺已久骤然回敬实在说不出是怎样的一个辉煌灿烂、光照万物,神秀的手下猝不及防连伤数人,被迫把守阵者一次性大换血顶上。然而候补怎及先锋?他们配合一慢,曹王旁观更加容易:“恒卦将盛打雷风相与之招!”

  吟儿愣了一愣,剑倾之际如血雨,疾风穿云惊雷破天。

  “理解有误。招式虽不错,力道大了些。”王爷逮住金军阵法停滞间隙,远远对吟儿演示他所希冀看到的雷风相与之招。

  “如此……”吟儿依葫芦画瓢努力学会,蓦然转身,极速一剑现学现卖,径直将那个原还盛气的候补打飞老远。

  便这般连打三十个回合,她对此地金军各个击破而神秀则排布着他们前仆后继,川流不息,热火朝天,这场车轮战却毋庸置疑随着战线向上方开拓而宣告着即将由吟儿大获全胜——吟儿在王爷的指点下剑法飞升,就像个曾经嗷嗷待哺的孩童吃得香喷喷……

  谁料就在三十三回合左右,给她投食的王爷突然没了声音……

  

  吟儿再不能得意忘形,一惊醒悟,余光扫及,父亲竟好像累得晕了过去!

  “爹怎样了!”她大急,本已势如破竹,忽然寸步难行。

  “没关系,是羊肉吃多、肝火太旺。老夫开一方白芍来泻肝火,而不用黄连这泻心火之物、黄芩这泻肺火之物、知母这泻肾火之物,是因肺肝脾肾心五脏,分别对应金木土水火五行,不同属性药物,自是针对不同脏腑。有的放矢,王爷无碍。”张元素滔滔不绝。

  她快急死了才等到他说王爷无碍,正想说你这老医生怎么这般啰嗦,听到那“有的放矢”忽然把话都咽了下去。张元素好像另有所指?这,是代父亲继续指教她?就凭他一个完全不懂武功和兵法的医生?

  张元素捋白须笑,好像在说,这就是小姑娘你不懂了,医和道也是有着无比密切的关系呢。

  她望见这笑,忽而定了心,不管他是不是指教的意思她虚心都受了这教,是的,有的放矢,眼前这些残兵败将大半都是候补,有时候下一刻要打哪个位置不用父亲提醒你自己都看得出来,方向找得准,怎么就不能打?

  可惜,破阵之术勉强有,力道还是有偏差,差之毫厘仍然谬以千里——这阵法实在强悍得紧,又或是拏懒神秀指挥得当调度有力,吟儿不遗余力向前推进十步仍然被众金兵齐心合力挤回了头,这架势:一朝回到三十二招前。

  如何是好!父亲半昏半醒,不可能在旁给她指点用力强弱,她该怎么补全接下来的三十二剑?没想到方向准了力道却不准,方向也不是她凭自己就悟出来的、换个阵可能就不行了……

  正感觉挫败,那张元素又在不知有意无意地啰嗦:“药有四气五味厚薄之不同,故药物作用会出现升降浮沉……”换平时她一定嫌吵要他闭嘴,此刻病急乱投医,心想反正也打不全父亲希冀的六十四剑,索性就投了这老医生——

  是这样的吧?他说的厚薄,不就是她的用力强弱?假若不把眼前当阵把她当破阵人,而只将她惜音剑当作是药、治眼前这些金军的不服之病证?

  闭上双眼,听风辨位,以心观道,以道观物。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有云:其高者,因而越之;其下者,引而竭之;中满者,泻之于内;其有邪者,渍形以为汗;其在皮者,汗而发之……”张元素还在引经据典,她愈发觉得他不是土地公公他是天神爷爷!

  她瞬然更觉得自己不是惜音剑而是药,人世间血肉脏腑全都消失只剩下五行的紊乱,亟待着她来因势利导、驱逐魔邪、治愈沉疴!

  “病势上逆者,如肝阳上亢,应选用石决明等沉降药来潜阳;病势下陷者,如气虚下陷,应用黄芪、升麻等升浮药来升阳;病变部位在上在表,如外感风热,应选用薄荷、菊花等升浮药来疏散;病变部位在下在里,如热结肠燥,应选用大黄、芒硝等沉降药来泻热。”张元素说时,吟儿彻悟,无怪乎适才她觉得力用大了、想改小些但效果却越来越差,原来敌人不是分强弱两种,而是分他话中所述四种!并不是病趋上药物就得向下压……

  神医说时,她再度杀进战圈以长剑挥扫排宕,每每抢掠阵位遇到守阵之兵,气焰实高、愿死战者,全部以重厚之力强行打服:“这便是石决明潜阳!”气焰实低、不想打的,全部以轻扬之力给以好处:“这边是黄芪升麻升阳……”气焰虚高、只充数者,全都以浮华之招瓦解:“这便是薄荷菊花疏散!”气焰虚低、看形势的,全都以沉稳之招威慑:“这便是大黄芒硝泻热!”

  父亲直接教她“周易六十四剑”,就连她用多大速力都给她算准了;谁想中途他昏倒在地教了一半,好在她因祸得福,在张神医的指点下自悟这“素问三十二剑”,超出他希冀地补齐另外一半、不仅居中把金兵们打散,而且还……竟把这阵法给打炸了……

  是的真的炸了,当她剑法越来越快越来越强一步八杀,金军陆续上前填补却接二连三折戟,导致地面固有八卦阵不受控地能量蓄积过多却无法排解,终于气流爆沸空间膨胀不堪重负……到达极限轰一声响,阵中所有人都被那巨力冲斥开来震飞老远一瞬间漫天兵刃打架。

  除了漩涡中心的吟儿,在横七竖八的金军里安然无恙地飘降落地。

  片刻前她想问父亲,到底该用几成力打他们最切中肯綮?曾也雄心壮志自己来反复试验,待真将这阵法破开才知,剑法的准确度不仅在于对武功、还在于对人心的望闻问切。

  阵法外的王爷醒转惊奇,他本来想以先授之以鱼、后授之以渔的方法修缮她的准确度,没想到她临阵横扫之际超额完成任务……

  “爹,事不宜迟赶紧走。”她趁着金军大乱叫苦不迭之际,扶起完颜永琏和张元素就走。

  “哪里走?”神秀却从这群伤兵里不慌不忙地站起身。

  

  吟儿携老扶弱运轻功走了数十步远,明明那几丈高的飞瀑就在眼前、只要成功飞上去了就是枯井,奈何神秀等人执拗地从后追来,前面亦有接近三百弓箭手的拦路。

  “秀儿,我适才不杀你,是看在你三个兄长面子上……不过,你和这群反贼,对王爷这般不敬还不死不休,看上去是没有留活口的必要了!”吟儿持剑怒喝。

  “死到临头还咄咄逼人。”神秀冷笑。和以往伺候吟儿时的低眉顺目判若两人,令吟儿愈发确定了她是控弦庄里的。

  “暮烟……”女儿为了保护自己宁可豁出性命,王爷当然发自肺腑地感动,但他看得出来,这些人其实只是在阻碍他出去、仍旧是他的部下也绝对保证他的安全——但他们被她逼急真的会杀了她。危急关头,解释给吟儿听也未必听懂,他不假思索,干脆就用他的命来捆绑她的安全,“若是暮烟去了,爹也不独活了。”

  他这话表面对吟儿说,实际却是给金军听,神秀等人闻言脸色果然大变,想必是立刻就在战狼的严令和他的狠话之间折中,这下他们无论如何都要留吟儿一条生路了。

  吟儿大受感动泪水涟涟,冲动之下直接飞身上瀑,开战:“打完这一仗,爹随我去盟军吧!”

  神秀等人脸色继续变,变得花了,面面相觑:什么意思?!曹王当真叛了?!

  回神瞬间他们都觉得此女有害必须铲除,所以三百余人刀枪剑戟一并发出,集结合阵将这个胆敢孤身冲闯的宋军盟主剿杀。瞬间之后却又想起王爷的话来,起码两百个人内心陷入矛盾,一边打一边撤刀收枪未尽全力。

  饶是如此,她挟新学的大音希声和周易六十四剑闯关仍然觉得不够,是说这三百多人的考验比适才更严峻?!对啊,她刚刚还说,破六十四卦时之所以找准方向也不是靠她自己而是靠爹,“换个阵可能就不行了”……

  “暮烟,静下心来,跟为父再弈一局?”棋盘并未带出水下,王爷索性就地画了个简陋的。

  可是再简陋,她也能看出,其中纵横各十九道平行线,总计三百六十一个交叉点,其中有九星,正中央是天元。

  “好熟……”她微呼一声,突然发现,眼前不就是三百余人排布?其中也有九个武功特别高强的,“这是叫……天元九星阵吗?”

  “下棋是你的强项了。”完颜永琏的目的只是画棋盘而已,对弈是她跟眼前三百多金军的事,“一个人抢掠三百多棋子,对速度和体力的要求……”

  “不碍事!我可以!”她甘之如饴地飞山走瀑。

  “以后不管是什么阵,你都记得,它们是同一个破法——认清本源,以一代万。”王爷说,无论当时六十四卦,还是现在三百余棋,都是一个道理,元气未分,混沌为一。懂得那道理之后,抢掠阵位是方向之准、对症下药是力道之准。

  “好哎,万能破阵剑!”她如获至宝,因为她被父亲点化通顺之后,发现虽然换了个阵法她的破阵剑法也换汤不换药、果然还是对周易六十四剑万变不离其宗的,难怪父亲硬要她记住这些招式、说这些最实用要她别忘呢,将来练熟了,什么阵法都不怕!

  “先前赏王爷剑法,感觉如水墨流淌倾泻,连天地都在您造出的卷轴间浮沉,而今看公主剑法,不论似棋似药剂似无声之乐,都同样使万物在她造出的空间内生灭。”张元素看她一点就通、一通百顺,笑着对王爷说。

  “那是我的第五层了。”完颜永琏正色说,他的第五层剑境,剑与天地,主客难分。

  七天而已,她完全没辜负他的期望,他也把战狼说的“指点她进步、为除魔准备”全都做了,或许一不小心教多了,也无妨——

  最先深化理论,促之稳狠;尔后强化内力,促之厚实;同时调整脾性,促之平和;继而引导分寸,促之至准;最终打通思路,促之归一!当是时她以天道为基,以《松下卧》为辅,以阴阳为气,以五行为柄,以惜音为锋芒,上断天光,下绝地维,别说三百多人,就是三千她也不惧,在她脚下都跟瀑布里的水花无异。

  “这些哪里是来封锁的,分明给我家暮烟练剑的,虾兵蟹将。”王爷看吟儿一把剑在飞湍瀑流和刀光剑影里穿梭自如出神入化,由衷地笑了起来。

  “王爷,用‘虾兵蟹将’形容自己的麾下,是否不太好?”张元素面露窘色。

  “倒也有不弱的。”王爷缓过神来,知道出地宫在即、敌我将要变换,叹了口气,正视战局。

  虽然吟儿几乎攻无不克摧枯拉朽,但也有例外,比如此刻还一边灵活躲避她打击、一边借水瀑掩藏踪迹、常常突如其来向她反击放箭、速力角度皆是变幻莫测的两个金兵,都不过十五六岁年纪,模样之相仿、配合之无懈,看上去该是兄弟二人。

  “我军何时起出了这么厉害的神射手?还都是少年。”他只觉山中一日,世上真已千年。

  “王爷好眼光,那是会宁人,名叫郭蛤蟆,前几天在前线射伤过赫品章。”终于有个死忠到他身边,但还没有向他请罪。

  “好你个小蛤蟆,敢射我赫将军,小心我把你烤熟吃!”吟儿怒极,大发神威,剑浪迭起逼得郭蛤蟆兄弟俩无路可去,眼看他二人就要血溅当场,发话的那人却及时从王爷面前抽身、纵身一跃持戟到她面前拦挡。

  

  难怪她觉得耳熟,原来是凌大杰,此间主帅不是战狼而是他?!

  “凌大人,连你也背叛爹!?”她先觉得难以置信,后来立刻醍醐灌顶,“好啊,藏得这般深!你才是香林山陷害我爹的幕后元凶!知人知面不知心……”

  凌大杰却忍辱负重不置可否:“还没到时间,王爷和你都不能上去,对不住了。”

  “什么叫没到时间?!上面发生了什么事!赫将军受伤了,林阡他怎样了?!”吟儿向前回忆,霎时心乱如麻,一旦顾上了盟军哪里还顾得上王爷。她不敢联想又不得不想,林阡该不会也受了伤?其实这七天来越往上走,关于人间的兵荒马乱就听得越清楚,吟儿怎能不害怕,那战鼓、兵戈、马蹄都越来越远!

  “段炼何在,谁准他自作主张?你又扮何种角色?!”凌大杰长钺戟才和吟儿单打独斗,王爷便在他身后厉声问起,既是为吟儿削弱凌大杰,也是真心实意的愤怒。

  “回禀王爷,段大哥已去了东线,这决定虽是先斩后奏,但计策终究还是依靠林陌完全成功……”凌大杰被他父女俩逼问着非答不可,上次他带吟儿下地宫看她出剑劈箭就觉得她可能在他之上,今次明明她大战过两场好几百人,竟然还能接下他二十戟不露败迹,他心一惊,差点被她反守为攻,赶紧加大力气驱雷掣电又一次占据主动。

  “跟林陌又何干?!”吟儿一愣,剑风略减,和王爷同时想到了香林山上林陌劫持金帝的事实,心中都隐约有了一个关于阡陌之伤的念头却不能乱猜。

  “段大哥为了推动全局发展,不得已封死了王爷和公主。金宋全盘颠覆,阡陌之伤爆发,林阡一落千丈,林陌一日千里,”凌大杰言简意赅。

  “胡说八道!”吟儿气急,顿了一顿、剑意陡升,势如狂风骤雨裹挟着凌大杰的雷辊电霍,竟来势汹汹将他连人带戟往山壁推压。

  然而,即便她武功今时不同往日,也毕竟折耗了大半此刻只是虚飘,故而这猛然的爆发虽将凌大杰刺伤,却被他瞧准了薄弱于是也全力以赴反手一拳打在她左肩上。

  高手堂实力岂是虚妄,她从未被他尽力打过,突然被打,才知过去凌大人对她留了多少情,却来不及动情……

  “你失踪三日后,他入魔暴毙,段大哥才放心离开,临走前嘱咐我们,至少要等宋军彻底覆灭,才可放王爷和你出去。”凌大杰见她吃痛退后,即刻拾戟,攻防兼备,“王爷,我会留她性命。”

  “如此岂非不义?圣上又当如何?”完颜永琏惊愕地站在原地,吟儿不是他们俘虏的,是他们向林阡恳求来的,而且林阡把完颜璟的性命压在了天平的对面,这些事情完颜永琏当时虽浑噩但都有所了解,如今完全清醒却岂能认可!

  吟儿眼中全然痛恨,咬牙切齿边骂边打:“走火入魔暴毙?我怎可能相信!他才不会死呢,你们休想骗我!我懂得很,攻心伎俩而已!”剑戟冲突,血火四溅。

  “王爷放心,圣上无碍。”凌大杰温和回应王爷后肃然回答凤箫吟,目光里也都是对她的愤怒和痛心疾首,“那是个弑母恶魔,你何苦执迷不悟,像这般陪在王爷身边不是很好?!宋匪,不过是一帮不讲道理的亡命之徒,林阡那恶鬼已是天诛地灭,他们还死死给他撑了四日,是了,他们也是与他一样的穷凶极恶!完颜暮烟,你睁大眼睛看看清楚,他们昔年就是在这里逼死了王妃害苦了你!!总算他们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你应当和王爷一起解气地看着这复仇……”他二人虽一时半刻杀不死对方,但每招每式都极尽凶狠和猛悍,对方步步紧逼,自己打得更厉。

  “现在这地宫是谁毁坏的!恳求我来却扣押了我算什么道理!这些武功秘籍我都不要了还给你们可不可以?!”吟儿听闻玉紫烟去世,而且好像还是林阡杀的?晴天霹雳当头劈,她既震惊又凌乱,这才信林阡真的可能入魔,可是,暴毙,会是这样吗,盟军又当真都在死撑吗,这就是她最害怕的、“第二个盛世”出现了……百转千回,全然悲恸、惊疑、恐惧,思绪屡屡从躯壳中支离,忍不住泪流满面手臂又被刺了一道。

  “大杰。随我上去,将她放了。我们与宋匪之间的恩怨,大可以堂堂正正地解决。”完颜永琏以不容辩驳的语气。

  尽管打斗一时趋停,凌大杰却并未就此罢休:“段大哥临走前说,‘举大事,必慎其终始’。不轻易开始,不轻言放弃。说是要宋匪覆灭,就必须宋匪覆灭为止。到那时,小牛犊也可回到王爷身边。”凌大杰也是恨的,恨当年他们没能保护好柳月;凌大杰最想看见的就是吟儿永远留在完颜永琏身边,如果连抗金联盟都被连根拔起了吟儿还有别的路选?那么,凌大杰就一定要在地宫下拦住吟儿,确保外界林陌对林阡的报复、金军对宋军的雪耻顺利进行。真能那样发展到结局,想来也是皆大欢喜。

  “举大事,必慎其终始。这可是你们说的。”吟儿冷笑一声,回看一眼王爷,“我和他们拼命,曹王不必两难,各凭本事而已。若是我一个人凭惜音剑杀出去,自当记得这几日的恩对曹王报偿,但必定会给林阡收尸为他报仇;若是杀不出去,死在凌大人戟下,还请曹王将我送回盟军与他葬在一起。”拭干眼泪,休息片刻,气息一旦恢复,立刻朝着凌大杰举剑宣战,示强,“来!”
南宋风烟路最新章节http://www.egxsw.com/nansongfengyanl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龙武帝尊雷武神帝无限传奇之机械师全能保镖宿舍414凌霄之上八重樱的日本战国之旅女校养成日记末世之银河护卫队寻真路